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加查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04:45:0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加查白癜风医院,江西白癜风遮盖液,北京白癜风断根治疗的医院,用外用药后白癜风患处发红是怎么回事,中西白癜风医院,武汉白癜风武汉抗白,泰顺白癜风医院

  前天下午2时50分许,沙坪坝区天陈路刮着寒风,雨也下个不停。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吸引了路人的注意——身高约1.2米、绿色外套、黑白条纹裤、黑色运动鞋。小男孩拿着一把浅绿色的成人伞,孤零零站在街头。

  小男孩迷路了?他为何不哭闹?他的家长在哪里?

  重庆晚报记者 廖平 文翰 任君 摄影报道

  1 小孩一句话感动两民警

  周围上班的环卫工人、城管队员,将小男孩领到重庆建工二建公司大厅避雨,打了110报警。民警罗建春、秦伟赶过来一看,小男孩脸蛋带着些许婴儿肥,头发有点乱,身上还算干净,显然不是流浪儿童。

  “男孩比较外向,不怕生,跟他聊几句后,他说今年5岁,叫飞儿(化名),从家出来给爸爸送伞,迷路了。”民警秦伟说,他和罗建春都是1岁孩子的父亲,吃惊之余也有些感动:孩子这么小,就如此懂事,知道关心父亲了。

  2 到家无钥匙餐馆吃抄手

  好在飞儿认识回家的路,两位民警开车送他回家。一路上,飞儿在秦伟怀抱里,却没有放弃给爸爸送伞的想法。看着熟悉的路段,不断指挥着民警开车前往,但还是因为记忆模糊作罢。

  回到家中却没有人,飞儿也没有钥匙。

  “想起飞儿说离家有一阵了,我就问他饿没得?我一看娃儿那个表情就晓得他饿惨了。”秦伟说,于是他们带飞儿去附近餐馆要了一碗抄手。抄手很烫,碗却不小。罗建春要来一小碗,给飞儿吹冷了喂他。吃了几口,飞儿笑了起来,变戏法般掏出了一部手机。

  3 父亲知真相差点哭起来

  罗建春拿过手机瞧起来,没SIM卡,没短信,唯一通话记录是2016年12月14日。沿着该号码,罗建春打通了过去。

  这个号码的主人,是飞儿父亲的女朋友。通过她,罗建春联系到飞儿的父亲王智(化名)。

  随后,王智赶来天星桥派出所。当他知道孩子是因为给自己送伞街头迷路时,当场差点哭起来。

  4 为什么孩子单独在家?

  5岁孩子为什么会单独留在家中?为何孩子要给爸爸送伞?孩子的爸爸王智同意在沙坪坝家中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。

  这是小龙坎电台巷里一栋老式居民楼,从1楼走到8楼没有电梯。29岁的王智和儿子、女友租住在这里。

  记者一开始就猜测,能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的,应该是个粗线条略显邋遢的父亲。眼前的王智,白而瘦,衣着精致,戴着一块时装表,很有些职场白领范儿,这让记者不由得脑补著名美国影片《当幸福来敲门》(影片讲述了一位濒临破产、老婆离家的落魄业务员,如何刻苦尽单亲责任,奋发向上成为知名金融投资家的励志故事)里的画面——威尔史密斯离婚后独自带着孩子,拼命奋斗,再穷再艰苦,西装一定要烫整齐穿干净。

  房间陈设很简单,茶几上也没摆东西。发黄黯淡的墙壁,让人感觉有些陈旧、简陋。阳光穿过窗边晾晒的衣服,甚至可以看清空气里漂浮的灰尘,但并没有见到男孩的身影。

  王智提高音量,男孩从卧室小跑出来,扑到爸爸身上,好奇地打量着记者。“啷个没穿袜子?”王智找来袜子给儿子穿上,记者趁机把重庆晚报编辑给飞儿制作的漫画递给他。

  “这是我!”飞儿笑起来,很礼貌地说声谢谢。

  王智在沙坪坝一家烤鸭店当经理。他说话声很轻,讲起了自己的故事:8年前从四川省广安市到重庆打拼,认识了孩子母亲,两人不顾家里反对奉子成婚,孩子生下矛盾越来越多,然后离婚。离婚后前妻像消失了一般。孩子先是婆婆在老家带,近一年送回重庆,读了一学期幼儿园。因为没时间接送所以不读了,近半年孩子留在家中。他隐晦提到与父母关系并不好,因为当年的婚姻让母亲很伤心,所有的结果只有自己承担。

  这样的承担,显然有些左支右绌。下午4点钟以后,他的电话多起来,催他上班的、送货的、要结算货款的……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应付记者,还要和儿子肢体互动,有些手忙脚乱。而他家里网费到期后,已断了十多天网,电视也看不成。儿子在家,只能一遍又一遍玩吹泡泡的玩具。

  5 这是个什么样的父亲?

  孩子一个人在家吃什么?王智说,餐饮店的工作时间比较特殊,上午9时50分到下午2时,下午4时30分到晚上9时。孩子早饭吃得比较晚,中午2时下班后就回来给儿子做饭,晚上女朋友下班后回家做饭。

  王智只念到高中,对于怎么教育孩子,他说不出什么道理,但他努力想当一个称职的父亲。他说:“儿子出生是个意外,但我从没后悔过。”

  他每月工资约5000元,自己只用1000元,包括10元钱一包的烟,要抽200多元,以及电话费200元,朋友聚餐100多元,交通费200多元。其余4000元,给儿子花一些,给女朋友一些,再努力存一点钱。他说一个月4天休息时间,大都花在陪儿子上,与女朋友几乎没出去旅游过,看电影都是晚上9点以后的场次。

  今年春节,女朋友回老家了。大年三十晚上,儿子说:“我想妈妈了。”他找出以前的相册,父子俩坐在床上一张一张看,想起和前妻相恋时的种种,想到儿子孤零零一人在家,王智和儿子抱在一起哭了。

  他说,和儿子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。他絮絮叨叨说着,记者看着那双还算干净的眼睛,慢慢变红,最终眼泪夺眶而出。他一边擦着一边说:“我只是,想起有些心酸……”

  6 这是个什么样的孩子?

  “他骗人,很久没带我出去耍了。”儿子小声地揭发爸爸。“前天、昨天都说带我出去耍,都没去成。”飞儿说,他最喜欢去沙坪公园坐马马、车车,爸爸已很久没有带他去过。他想幼儿园的小朋友,也很久没见过他们。

  记者问他:“为什么想到给爸爸送伞?”“雨很大,爸爸出门没带伞。”“那你知道爸爸上班的地方在哪里吗?”“我找得到,迷路了……"

  飞儿看上去,跟普通孩子没任何区别,脸色红润身高适中,话很多不怕生,很快与记者熟络起来,大家的手机被他玩了个遍。他不断地重复问记者:手机里有没有电视?有没有游戏?得知记者手机没有时,他嘴巴嘟起来:“那我一个人耍啥子嘛?”

  下午4时30分,王智接到数个工作电话。在他离开后,记者单独和孩子呆了半小时。告别时,孩子带着失望、委屈,又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那我一个人耍啥子嘛?”

  警察罗建春曾来家一次,对王智说:“娃儿这么聪明,以后不要让他一个人在屋头了。”王智小声答应。他说,儿子还是有些问题,特别敏感,话稍微一说重点就要哭。记者问:“是不是因为单亲家庭造成的?”王智没说话。

  7 会有个什么样的结局?

  儿子把父亲当成了全世界,但他们之间有个绕不过去的人——王智的女朋友。两人在一起两年多,感情很好。不过从传统角度看,两人的身份处于不对等状态:男的离婚拖着孩子,女的才24岁,青春正盛。

  两人曾讨论过关于结婚的事。女朋友说,孩子短时间在这里可以,但长期在一起不现实,而且房子都没得,在哪里结婚?

  王智很理解女朋友的想法,但希望女朋友能接受孩子,“我放弃什么都可以,不可能放弃娃儿。”这似乎成为一个解不开的结。两人小心翼翼,不再去碰这个结,许久没再说结婚的事。

  孩子很聪明,明白两人之间的关系。一旦两人闹不高兴时,孩子就去哄阿姨——孩子既成为他们之间的一根刺,也成为他们之间的润滑剂,这是个现实的悖论。

  王智说,没生娃儿时,自己也有远大的抱负,要开公司,当大老板。有娃儿后,这些成了空想。现在最大的理想,就是买套小房子,开个餐馆,有个结婚的地方,把娃儿户口上在这里,就近读小学。

  也许终其一生,《当幸福来敲门》中主人公的逆袭结局,都可能不会出现在王智身上。艺术虽然来源于生活,但普通人大部分都不会成为艺术的范本。不管你愿不愿意,生活给予你的,十之八九是不断的磨练。

  好在王智并没有妥协,他给儿子起的名字是皓辉。“像太阳一样焕发光辉,照亮自己,也照亮别人。”他解释。

  【编辑:鲍文玉】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山西如何治好白癜风